广州 ]
切换城市

微信公众号
H&M、ZARA等快时尚做起电商为什么那么龟速




竞争,这些零售商的网站新鲜程度更高,并可根据需求变化调整报价与产品售价。尽管Persson表示H&M如今预计每年最低有25%的网络销售额增长,盈利能力与门店盈利能力相当,品牌在未开发市场的重点依旧是继续开设大量商店。鉴于市场再度面临新一波电商增长浪潮,现有约4300家商店H&M今年另外500家新门店计划,分析师们纷纷质疑继续着重开设实体门店是正确选择。Irwin先生说:“我们依旧不认为积极推行战略适合当前环境。”



纯电商竞争者对行业的颠覆过去10年中,大众时尚市场竞争力已经越来越强,大批新玩家以更快更好的服务进行在线销售。位于柏林的Zalando就是行业“颠覆者”之一,该零售科技公司提供免费送货以及欧洲境内长达100天的免费退换服务,这绝对是一位难以匹敌的竞争对手。Zalando目标销售额增长幅度在20%至25%之间,在线款式包括Reebok、Levi’s等1500多个品牌。而相比之下H&M在上半年的销售额涨幅只有9%。



自2008年创业以来,Zalando去年销售额已达42亿美元,因为该品牌进行了诸多大手笔投资,比如能更早、更快送货服务以及获得造型师专业时尚贴士的高级会员服务ZalandoZet。英国上市公司、纯电商竞争者Asos同样也在创办的20多年的时间里,结合了自有品牌与其它品牌产品精选、低价、当地快速配送服务。网站全部1500万客户中贡献销量中超过半数来移动端,零售商在移动端投入了图片识别搜索等App内置功能,用户可以拍摄产品照片并能从该App全部8.5万件产品中搜索出类似产品。Asos表示预计今年销售额将增长30%至35%。



推出了AmazonFashion的亚马逊,时尚野心也无法让人小觑;该电商巨头旗下还拥有Zappos、Shopbop和EastDane、正在成长中的自营业务Endless.com,以及其最近推出的PrimeWardrobe会员计划,客户可在家中试穿7天,然后再决定购买。这对H&M和Zara构成了极为激烈的竞争。



不过,在线业务不是万金油。



贩售3.8美元基本款T恤的Primark,2013年通过Asos试水电商,第一周出现对该产品的“惊人需求”在3个月后就已告终。产品低价加上运输成本使得盈利“很难”,目前为止还没有在线提供产品。H&M与Inditex集团的全渠道努力他们要如何迎头赶上?Persson今年早些时候表示,H&M正在重新思考门店如何成为全渠道模式的一部分、如何相互融合实现“无缝、平滑、充满灵感的购物体验”。H&M正在其App内添加新功能,比如“扫描下单”,购物者能够扫描门店尺码缺货的产品,并将其运送至家中。H&M在日本还能提供自选时间段交付,并采用所谓“高级分析”,改进算法来改善门店选货与物流。“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否相信H&M所做的全部变化能在两年内帮助其发展成更好的公司,或者是管理层的乐观是否在这个正在快速发展、而物流问题很棘手的行业里放错位置,”Irwin先生说,“H&M的多渠道实力要追赶同行还有一定距离。”



H&M今年仅在英国开始试水“线上下单、线下取货”选项。巴克莱银行(Barclays)分析师AndrewRoss表示,电子商务将在10年内约占据大众市场服装和鞋类销售额30%。“实体零售公司在建立在线业务时,最大困难实际上是现有的线下业务以及传统体系以及与此相关的整套运营,”



Ross表示:“纯电商公司能够自由运用最近科技,搭建效率最高的、以互联网驱动的库存管理系统,但线下零售商往往陷入在现有基础架构上叠搭在线运营的麻烦过程。”Zara将自己的商店网络形容为“全球、全然一体化的门店与在线模式”。放在开设新门店的重心减少,转移到关注新的旗舰店运作——通过安装无线频率识别系统来帮助员工和购物者在本店以及附近门店或是网上查找产品、提高店面可用性、提振在线销售。H&M与Zara“绝对已经落后了,他们真的需要像比如缩短送达时间之类的举措,购物者们现在就需要他们这么做,”调研公司GlobalData全球零售研究总监MaureenHinton表示,尤其是H&M,该零售商“正在面临更强大、竞争更激烈的市场,手头能花费的预算越来越少,但是与Zalando以及亚马逊、Primark的竞争却越来越激烈。”快节奏做电商确实是至关重要。